巨人的气息
界面设计

巨人的气息

今天下午,回到同济来听演讲。 演讲者中有我最期待的小林章,他没有过多地介绍自己的作品,而是主要谈了Frutiger和Zapf两位设计巨匠。 听完后,我不禁想起吴军博士在《数学之美》中提到的一段: 当今物欲横流的中国社会,学术界浮躁,年轻人焦虑,少数有着远大志向的年轻人实际上是非常孤独的。这很像罗曼罗兰笔下一战后的法国。罗曼罗兰为那些追求灵魂高尚而非物质富裕的年轻人写下了《巨人三传》,让大家呼吸到巨 […]

UI设计师的那些无奈——关于作品的选用

有的时候,设计师会遇到这样的情况:自己辛苦做的作品,最后种种原因没能得到利用。这是一件比不断改稿还让人痛苦和窝火的事情,相信做过设计的人大都会有这种体会。 原因可以分为下面几种: · 某小型互联网公司,内部有个五六人的小设计组。有一天老板看着一年多没变过的APP首页,突然觉得风格不够与时俱进,于是要求设计组来一次大改版。可是首页不同于以往的小页面、小活动,首页可是关系到用户的直观感受,如果改的不好 […]

UI设计师的那些无奈 —— 关于美和丑

从事设计工作,时不常会从工作中得到一些不大不小的成就感,比如自己精心设计的作品上线后被很多人用到、比如自己的神来之笔让同事老板为之叫好等等。但做设计也会有很多无奈的时候。我想花上个把礼拜,用几篇博文来谈谈UI设计师工作中遇到的那些无奈 偶尔会遇到一些合作的同事跑过来说:“诶你这个界面太丑了/图标太丑了/字体太丑了等等”。有时候是普通人,有时候是老板。
 设计师看着自己用心的作品,被别人说丑,除非是 […]

界面设计的广度与深度

在我作为UI设计师工作的第二年,有天下午,跟我一组的前端工程师Stern过来跟我说,让我跟他一起面试一个应聘前端的毕业生。我一边随他前往,一边想为什么要我跟他去面试?要面的话我也应当是面UI啊。 该应聘者是一个刚刚走出校门的、一心想扎进互联网行业的设计系学生。他给我看了他的作品集,排版整齐,打印精良,可以看得出这是一个在校期间非常努力和优秀的学生。他的项目范围非常广泛,虽然和我一样是工业设计出身, […]

关于动效

动效已然烂大街了,但是好的动效却依然很少。 很多动效是为了动而动,很多动效是在炫技。 让原本固定的东西动起来,等于在二维的基础上加了时间维度。平白无故地高了一维,事情当然会变的更加复杂,需要考虑的也就更多。 看了GoogleMD动效设计师的追波作品,感慨一下,差距还是太大了。

关于UI设计的一些感想

这篇文章有点啰嗦,我想表达的观点其实是一句废话:UI设计是一门很深的学问。 壹 几年前,刚开始做UI那会,iOS还是6.0时代,大家都在做拟物化的界面。 那个时候上Dribbble去看看,到处都是用PS勾的亮锃锃的单反镜头、炫炫的拉丝金属旋转按钮等等。大家用这种方式来彰显功力,并且以此来与新手设计师拉开距离。 后来iOS更新到7.0,满世界都平了。很多人忽然觉得好像UI没什么可做的了。因为扁平了的 […]

怎样写出好文

直到现在,我这个博客的文章每天能有几十个访问的人。他们可能不是专门为了我的文章而来,但是既然有人读,我就有必要继续更新下去。 自己虽然不是很擅长写作,但是经常看网上的文章,也有自己一直喜爱了几年的专栏作家,所以对于在互联网上怎样写出一篇好文这件事,我还真有点自己的看法: – 我觉得一篇好文,不能想到啥说啥,漫无目的没有主题。除非你是大V,人家就想看你唠叨。 – 在网上写文章 […]

职人

《庄子》中记载,有一个名叫庖丁的厨师刀工很好,有一天去给梁惠王宰牛。他的手所接触的地方,肩所靠着的地方,脚所踩着的地方,膝所顶着的地方,都发出皮骨相离声,刀子刺进去时响声更大,这些声音没有不合乎音律的,甚至与当时的乐曲伴奏的舞蹈节奏合上了节拍。 梁惠王夸奖之余也很好奇,问他为何能把宰牛的功夫做的如此只好。 庖丁说,他所探究的是事物的规律。这种探索已经超过了对于宰牛技术的追求。 他刚开始宰牛的时候, […]

字体

对字体设计的了解越多,对平面设计的理解就越深。 欣赏一款美妙经典字体的感受,恐怕只有同类才懂。

设计素材

今天在研究设计规范的时候,发现了很多好网站和好素材 Lonely planet的设计规范,里面包含了许多Icon Font shop,可以找到很多字体的版权、费用,可以做字体对比

Tags:

文章归档